首页 »

土洋背景一个样,实验室老法师评上“正高”职称,长聘教轨6年评估“非升即走”

2019/10/10 1:33:14

土洋背景一个样,实验室老法师评上“正高”职称,长聘教轨6年评估“非升即走”

从人文学院到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上海交通大学日前对“长聘教轨”岗位候选人进行校级面试。人才引进小组和专家组从学术能力、发展潜力、综合素养等方面,对学院通过公开招聘方式选拔推荐的候选人进行“综评”。最终,人文学院7位候选人从87位应聘者中脱颖而出,国务学院4位候选人从55位应聘者中崭露头角,成功获聘为助理教授,成为全校今年实施长聘教轨岗位公开竞聘制度以来的首批受聘人。

 

长聘教轨采取国际通行方式,引入“公开招聘、竞争入职”模式,行使基层学术共同体的评审把关职能,好中选优、优中选强。当然,进入长聘教轨之后的第6年,受聘者将迎来综合评估期,经过教学、科研得失分析,“非升即走”。也就是说,如果无法继续晋升,那就离校走人;只有通过六年评估,才可进一步评聘长聘教授等长聘教职,类似于西方意义上的“终身教职”。

 


长聘教授之外,实验室也出了“正高”

 

 

长聘教轨全面铺开、教研并重,那么教轨之外能否人尽其才?

 

上海交大生命科学技术学院曹阳从事实验教学近20年,尽管每年拿奖拿到“手软”,但按照以前的“教师职务聘任实施办法”规定,曹阳无法参与教授职称的评定。“博士学位”这条指标就足以将他拒之门外,而作为实验课程人员与教学科研老师一起竞争,也让曹阳颇有“田赛径赛混着比”的无奈感。“学校的人才多元评价体系,改变了原本单一的晋升途径,把不同的‘运动员’放到了各自的‘赛场’上,对老师们来说就看到更多的希望。”获得“实验系列”正高级职称的曹阳老师说道。

 

不仅实验室能出“正高”职称,上海交大推进分类评价、多元发展,为教师各尽其才提供不同职业发展的“教轨”,每个序列都可评聘“正高”职称。

 

上海交大副校长黄震向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介绍,学校针对不同的岗位类型、学科类型和人才成长阶段,制定和完善了长聘体系、专职教学、专职科研、思政队伍、实验与工程队伍、行政管理人员等评价实施细则,让各类人才队伍都有“卓越计划”。

 

比如,以教育教学、学术创新能力为核心的教师评价机制;以科技创新、科技服务能力为核心的专职科研人才评价机制;以实践操作、服务保障能力为核心的实验室人员评价机制,以行政执行力、服务满意度为核心的行政管理人员评价机制——“从教学科研、支撑辅助到管理队伍,多元考核评价体系和多维人才发展通道,打破了原有的单一晋升途径。”事实上,即使6年之后,长聘教轨也以“非升即走”为主,让个别人才拥有转入其他类别岗位的“非升即转”机会。

 

 


不论土洋背景,走向国际是硬道理

 

 

几天前,作为世界上最有影响的会计学术组织之一,拥有百年历史的美国会计学会(AAA)将2018年度唯一的“会计文献杰出贡献奖”授予上海交大上海高级金融学院(SAIF)副院长、会计学教授李峰。为李峰教授带来这项殊荣的论文共有2篇,均由其独立完成,主要因为他较早提出了利用人工智能机器学习的算法,研究分析通常长达两三百页的会计报表。

 

李峰拥有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会计学博士学位,2015年全职回国, 之前任职于密歇根大学罗斯商学院,并获终身教职。他告诉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高金拥有一套近60位以海归教授为主组成的师资阵容,其中46人拥有全球主要商学院终身教职,6人入选“国家千人计划”,4人获“长江学者”称号。值得注意的是,英国《金融时报》18日披露的2018全球金融硕士(MF)项目排名中,高金金融硕士项目首次跻身全球十强,蝉联亚洲第一——其中100%的“博士师资”比例居全球第一、54%的国际师资比例居全国第一、全球第17。

 

当然,土洋背景不同,在校一视同仁。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的曹亚南,完全没有海外经历,是在交大医学院和瑞金医院成长起来的“土博士”。而在上海交大“晨星”计划和“高峰高原计划”等一系列政策支持下,80后的他已获得国家优青基金、中组部青年拔尖人才计划、教育部青年长江计划支持。曹亚南所在附属瑞金医院内分泌科和上海市内分泌肿瘤重点实验室的科研团队,发现了一种基因热点突变与肾上腺皮质腺瘤发生密切相关,并以第一作者身份在《科学》杂志发表研究成果,成为本土人才国际化的标志性人物。

 

英雄不问出身,同台竞技、同轨运行,走向国际是硬道理。“双一流”建设中的上海交大,近期再次发布“诚聘全球青年英才”公告,向符合国家青年千人计划申报条件的海内外优秀青年学者,打出“助您成就学术大师梦想”的风向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