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尼泊尔:十年一梦,浮世天堂

2019/10/20 18:55:50

尼泊尔:十年一梦,浮世天堂

 

惊闻尼泊尔大地震,心中念念,昨夜梦回尼泊尔,十年前的一场探索之旅,让我对这个喜马拉雅山脚下的国度记忆深刻。正如汪峰的《加德满都的风铃》中所唱的:那串加德满都的风铃,它不在这里,它无处可寻,可它在我们心底,挥之不去……尼泊尔,你还好吗?

 

穿梭在印度教与佛教融合的寺庙中,尼泊尔毫不吝啬地赠与一切我喜欢的:神秘的宗教,古老民俗,异国的风情,从未改变的悠闲生活以及远离尘嚣的淳朴,还有每天都有人微笑着对你说Namaste。我常想,上天一定很悲悯这个山中小国,虽然他们清贫,却给了他们美丽风景,虽然他们苦难,却给了他们坚定信仰。

 

众神的国度

 

在尼泊尔,屋有多少,庙有多少;人有多少,神有多少,这是一个真正的诸神之国。漫步在加都古老的小巷里,到处可见神龛、庙宇,还有敬香的教徒。宗教是尼泊尔人生活的一部分,每个尼泊尔人的一天几乎都是从朝拜开始,晨光中男女老幼都会出门,手上的托盘放着向神像祭祀的用品,人们把早晨最美好的时光献给了神灵。

 

尼泊尔的佛像几乎个个栩栩如生,他们被赋予了加德满都特有的色彩,神像额头上涂满象征祈福的蒂卡粉,肢体及面部表情非常丰富,生动得仿佛要与你对话。这里还有很多动物的神庙,有敬奉大象的、有敬奉猴子的、有敬奉老虎的……印度教主张万物有灵的“泛神论”,大山大河、动物植物都被敬奉为神,处处体现人对自然的崇敬感恩之情。

 

尼泊尔最有名的标识是“神眼”,大街小巷,寺庙塔顶,都可以看见两只大眼中有一只螺旋形小眼,被尼泊尔人称为“智慧之眼”。据说这双眼睛能洞悉世俗,看清世间万物。站在白色的佛塔上,看到下面芸芸众生在顶礼膜拜,而洞悉一切的神眼若有所思地凝视着远方,超脱于众生的喜怒哀乐之外。

 

我们去了帕苏帕提寺,是当地的烧尸庙,那里没有哭哭啼啼,只有鲜花和祭祀,一个个的躯体黄袍裹身,在亲人点燃的柴火中,化做一缕清烟。前世、今世、后世、生生轮回,生的平和、死的解脱,在尼泊尔被经典地诠释。

 

尼泊尔此次地震的遇难人数还在不断上升,为伤者祈福,愿逝者安息。这个诞生过佛祖释迦牟尼的国度,是个众神保护的国度,愿逝者的灵魂得以牵引,去往永生的归宿。

 

精美的建筑

 

有位英国学者曾说过:“只要加德满都杜巴广场在,就值得你飞过半个地球来看她。” 杜巴广场是当年国王加冕的地方,“杜巴”在尼泊尔语中是“宫殿”的意思,历代王朝的君主在广场上兴建宫殿和庙宇,形成了独具尼泊尔宗教和民族特色的区域,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只可惜此次强震使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的文化古迹损毁严重,从新闻照片中看到,杜巴广场上三分之二的建筑物倒塌,整个广场看上去已成一片废墟,广场上的古迹神庙出现不同程度的损毁,老王宫院墙坍塌。特别是地标性建筑之一、拥有百余年历史的达拉哈拉塔在地震中完全倒塌。

 

达拉哈拉塔,是加德满都最高的建筑,至今将近一百多年历史,是以尼泊尔抗英民族英雄比姆·森·塔帕的名字命名的,又称为比姆森塔。当年我也慕名前来参观此塔,为它的洁白塔身、铜制尖顶和200多级旋转楼梯发出赞叹。这座塔也是多灾多难,比姆森生前曾筑高塔两座,另一座已于1834年大地震时倒坍,此塔则经受了两次强烈地震考验,1934年大地震时,塔附近的房屋倒毁殆尽,它还算完好,得以重建。不想这一次,是完全倒塌,想想真是心痛。

 

古代的尼泊尔帕坦人以建筑为生,加德满都几乎所有的寺庙都出自帕坦人之手,甚至中国元朝时来华从事寺庙营造的尼泊尔工匠,也多数来自帕坦。尼泊尔人建造的神庙精美异常,也非常结实,特别是木雕尤其精巧,所有神庙上几乎都有大量的木雕设计,一平方米木雕就能讲诉一个传奇故事,神庙四面墙的立体格纹,也都是由刻花木条入隼制成。

 

杜巴广场是加德满都的灵魂所在,只要端坐在这里半天,可以看到尼泊尔一幕幕精彩生活片段:人来人往的信徒在此祈祷,他们跪地祈福,表明自己的虔诚;三五个妇女在售卖着各种东西,一声声叫卖声希望你驻足;孩子们在广场上追逐着鸽子;年轻人坐在台阶上谈着恋爱……如今,这样的场景不知何时再能出现?

 

幸福的人民

 

时至今日,我最想念的,还是这里的人。

 

尼泊尔是个有信仰的国度,经济相对落后,但是却是全球幸福指数最高的国家之一,灿烂的笑脸随处都在温暖你。当你的相机对准他们的时候,没有不悦和回避,只是,静静地看着你,眼神传递着那种温柔、天真,羞涩的表情,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安祥与沉静。

不单单是人,这里的动物也是如此悠闲:牛在大街上自由行走;广场上的鸽子不怕生人;狗狗或是呼呼大睡,或是安逸的趴着,没有遇见对人嗷嗷大叫的;猴子自顾自的闲散着,也没有人会去戏耍它们……似乎世世代代大家都是这么一起生活过来的,人与神灵之间静静的相处,你能深刻感受到那种轻松与惬意,刹那间时光倒回,恒河水菩提树叶,古老的情节。

我们的司机不懂中文,一路上经常会放点劲爆的印度音乐,还时不时地摇头晃脑,非常欢乐,我们都被他感染的不行,连酷热和漫天的灰尘也似乎不算什么了。

 

导游是个年轻的尼泊尔小伙子,如今只记得他姓“释迦”,通过自学掌握了很多语言,他说相对于中文,英语真是太简单了。释迦说他一直想来上海看看海,他还在地图上指给我们看,你们上海就在大海旁边啊!尽管作为一个上海人,我们几乎很少看到他认为的海,但是我们还是非常热情邀请他能上海,还留下了彼此电话。十年了,释迦小伙子,你还好吗?

 

雪山的故乡

 

尼泊尔是个拥有高山最多的国家,地球上最高的14座山峰中,有八座全部或部分位于尼泊尔境内。它们的海拔几乎全部在8000米以上,高山仰止,每当日出与日落时分,巍巍雪山会绽放出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神圣光芒。

 

当年在博卡拉最难忘的,就是乘着动力三角翼在空中翱翔。仰望深蓝色天空映衬下洁白巍峨的雪山,突然想起一个词:妙相庄严——它是这样美得令人错愕,但它又有一种令人敬畏的威仪,让你几乎不敢高声语不敢造次,好像任何的戏谑与轻佻都是一种不敬。此刻好像突然明白,何以生活在它脚下的子民赋予雪山以神性。 

在那时,我们真的看到了一朵云彩出现炫彩,“快看!五彩祥云!”赶快惊叫同伴,我们惊呆的看着这朵云兀自变幻着夺目的美丽。它出现的只是瞬间,当我们大呼小叫想拿起相机记录下这一盛景时,它已经不见了! 一定有人会用科学的道理来解释这只是一种“光学现象”,但我们宁愿相信,那,就是传说中的“五彩祥云”。

 

尼泊尔,灾难是暂时的,希望是永恒的,九天之上,唯有长空以傲浮云;九天之下,唯有芸芸以述沧桑;浮世以生,天堂以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