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跟着名牌标签买买买,中产错在哪

2019/11/13 2:25:04

跟着名牌标签买买买,中产错在哪

 

被“品牌植入”的中产

 

中产阶层是看什么长大的?老友记,亦舒,欲望都市,还有时装杂志。

 

我对老友记没什么意见,对亦舒有部分意见,对欲望都市和时装杂志意见很大。

 

姑娘们在年轻时就看到高跟鞋要买500美元的,Manolo Blahnik是上品。男朋友嘛不妨看看Mr. Big,随时开出豪华加长凯迪拉克,接上穿粉红色流苏裙的你,在车里打开一杯香槟。当然大家都知道Mr. Big那类男人属于公主梦,深夜里抱着小龙虾和啤酒一边看一边发发梦没问题,谁也不会当真,但要说心里没有记挂那双500美元的高跟鞋,未必。毕竟,那要容易得多。

 

亦舒呢?早期的亦舒实在是高级版的安妮宝贝,或者更糟糕,小时代。

 

有一部小说里,女主角一定要用姬仙蒂婀的肥皂,你没看错,Christian Dior的肥皂。但她同时花钱买很多孤版书,遗世独立,气质拔群。她拥有体面的文凭,但同时在五星级酒店统领饼屋厨房,在甜点厨界也才华横溢誉满全城。她与霸道总裁分分合合还当众上演了耳光戏,但最终过上了幸福有钱的生活,想买什么都可以,于是她选择了……(在购买奢侈品之外,这是自然的,不然呢)买成打的孤版书送到家里。其对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的追求,简直令人肃然起敬。

 

我们从亦舒的小说里知道卡地亚,蒋南孙送朱锁锁卡地亚蓝宝石耳坠,求婚戒指要一粒钻的蒂芙妮,男男女女都戴金劳(力士),男人的衬衫要Lavin,而喧默斯(爱马仕)出镜率也非常之不低。

 

那么问题来了,卡地亚蓝宝石的耳坠买不起,基本款的三环戒怎么样?全套路易威登的旅行箱买不起,几千块的入门款Speedy仿佛没问题!你,我,还有我们周围那些女性们,当初谁没有把第一笔年终奖拿出来,买过奢侈品牌数千元的小产品?尤其当我们闲暇时翻开超过20种时装杂志,每本杂志上都印着这些产品的大图片,并冠以“你最值得投资的20件奢侈品”之类的大标题时,谁能忍得住呢?

 

奢侈品的巅峰时代

 

是的,作为一位中年危机发作者,我样样看不惯,开始批判时装杂志了。

 

“你最值得投资的20件奢侈品”,“428件换季单品Shop List”,“本季Must Have的10件单品”……这些标题如今看来有些陈旧得发噱(你很难想象如今一位正当红的时尚类自媒体会起这样的标题),可在当年却是此起彼伏。

 

2010年前,奢侈品行业在中国经历了高歌猛进的10年,并在2010年达到盛大的顶峰。

 

我还记得,2006年路易威登的时任总裁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目前的主要计划是开出新店,让客人们可以方便地买到我们的产品,而不是冲到我们稀少的门店里把货架一扫而空。”时隔四年后,路易威登在上海双店齐开,晚上在浦东的世纪公园凭空搭出了一个马戏团一样的大帐篷,同时招待数百位来宾吃晚饭。请来现场表演的是奥斯卡音乐奖得主,几乎是无限量供应的餐酒里,有一支市价超过8000元。

 

那个高歌猛进的时代,直接催生了大批时装杂志和报纸时尚版的繁荣。每一页都在教你买买买,而生活版的编辑也没有落下——他们争相向你介绍全球的五星级酒店、大溪地的旅行和世外桃源的温泉SPA。

 

问题是,当富人们的旅行也只不过是马尔代夫的W酒店,或者大溪地,我们为什么会错觉这种旅行也该被纳入自己的年度行程单?

 

中产买错了车?

 

可是在时装杂志的选题包装下,这些事情,看起来都是那么顺理成章。一个香奈儿的2.55包,一双Roger Vivier的方扣高跟鞋,一次Luxury酒店的旅行(艾美之类Upscale的五星级酒店品牌还不在中产眼里,要尝试奢华旅行一定得四季、W、文华这个级别的才对),一套使用杰尼亚羊毛料的Bespoke西装,一部宝马,一部Stokke的顶级童车,一所名校。

 

如果你拥有以上每一件,我不知道,你还把自己定位成中产阶层吗?

 

也许我们的收入可以负担得起——以上每一个单看起来都不那么贵不是吗?但我真不知道你会不会觉得累。

 

判断一个人所属的阶层,并不只在于他的年收入(实话说中产的年收入也没什么好夸耀的),更重要的是他调动资源的能力。你也许能与高于你阶层的人买一样的东西,但当你需要花25万甚至更多钱给小孩买一个名校的入学名额时,阶层更高的人可能根本不需要花这笔钱。

 

最后说个数据吧。买宝马其实不大难,瞧不上国产宝马买进口宝马也不难。不过,国产大众每次保养费用大概三四百元,进口大众就到八九百元。国产宝马保养是多少,进口宝马又是多少,你自己看着办。

 

我见过中产和隔壁的有钱老板开同一款宝马车的,中产还很高兴。

 

但是高兴错了吧?这说明你买错了车,它就不该是你这个阶层的消费。

 

错误的消费观念是哪里来的?占有不属于你这个阶层的奢侈品的欲望是哪里来的?算了还是怪社会最好——红极一时的时装杂志纷纷倒闭了,但它们的遗产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