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不做预言,只是希望人类能有所准备”|《人类简史》作者尤瓦尔在沪“舌战”群雄

2019/9/11 19:15:04

“我不做预言,只是希望人类能有所准备”|《人类简史》作者尤瓦尔在沪“舌战”群雄

谁是“无用之人”?

 

“就像19世纪的工业革命带来了无产阶级,人工智能革命将带来一个新阶层——无用阶层。随着人工智能加速进化,大部分人将失去价值,机器将取代人承担更多的工作,未来99%的人类将变成‘无用之人’。”

 

这是希伯来大学历史系教授尤瓦尔·赫拉利在新作《未来简史》中描述的场景,也是他7月8日在“主动进化•造就未来大会”发表主题演讲时所表达的观点。

 

今年41岁的尤瓦尔,出生于以色列海法,2002年获得牛津大学历史学博士学位,专攻中世纪史与军事史。很多读者是通过他2011年出版的《人类简史》一书认识这位以色列青年怪才的,也是这本后来成为世界级畅销书的作品让他一举成名。他随后写的《未来简史》一书,中文版于今年初由中信出版社出版。

 

除了发表个人演讲之外,尤瓦尔本次大会上还经历了三场辩论,轮番“舌战”启明创投管理主管合伙人甘剑平、场景实验室创始人吴声、红杉资本中国基金专家合伙人车品觉等嘉宾,上演了一场烧脑而刺激的思想交锋。

开玩笑?我是认真的!

 

面对“99%的人类将变成无用之人”这个细思恐极的场景,线性资本创始人王淮抛出一个问题——

 

‘无用阶级’的说法,你确定不是开玩笑吗?

 

尤瓦尔首先表明,自己的确是“认真”的:“我说的这个无用,并不是说从这个人的丈夫、母亲或者孩子的角度来说没有用,因为从这个角度来看,没有人是无用的。我想说的无用,是指对于人类的整个经济系统来说,他们是无用的,这些人在我们整个的系统当中,没有任何经济价值可以发掘了。”

 

他进一步解释说,由于人工智能和自动化的发展,今后大部分的工作,机器都可以做得比人类更好。这些无用的人,他们不具备经济价值,也不具备政治势力,因为他们做任何事情都比不过计算机和人工智能。比如说出租车司机、卡车司机会被无人驾驶汽车所取代,医生也会被机器人医生所取代,甚至像他自己担任的教师工作,说不定将来机器人老师比人类老师上课上得还要好。

 

也就是说,这些人并非不能够去从事某种工作,而是他们不再被需要去做这些事了。

 

没有意义的人生值得过吗?

 

那么问题来了:人类可能是唯一一个会关心自己“生活的意义到底是什么”的物种,如果活着无所事事,生活没有任何目标,或者一个人有大把的空闲时间只要玩电子游戏就行了,这样的人生难道不令人担忧吗?

 

尤瓦尔倒觉得不必过于担心。人生的目标不一定非得来自工作。现在世界上的很多工作也并不是非常有意义、或者很有乐趣的,“如果你是一个大学教授还行,但是像开卡车或者在纺织业上班,每天工作十小时,其实一点都不好玩儿,人们只不过是必须要有一份工作才能够生存下来。”但是他认为,时至今日,我们已经过了“如果不工作就会饿死”的时代了。   

 

到那个时候,这几十亿“无用”的人到底将何去何从?这会是一个非常大的社会文化和政治问题。尤瓦尔认为,这个问题迫在眉睫:“我们现在就要开始思考怎样去应对这个问题,而不是放到三四十年以后再去想这个问题。我们现在就需要未雨绸缪,要思考我们的孩子这一代人,他们应该去上哪些课、接受怎样的教育,以使他们在接下来的三四十年里不至于失业。”

 

然而新的问题又来了——我们根本不知道,三四十年后的劳动力市场究竟是怎样的!“唯一能肯定的只有一点,那就是2050年的劳动力市场,跟我们今天的市场肯定完全是不同的。”尤瓦尔说。

 

但是,这次不一样了!

 

不过,问题是否未必这般严峻?毕竟历史上,当人类进入工业革命的时候,人们也觉得机器的自动化会取代人,机器有可能会取代几百万的农民,但事实上,很多农民去了工厂,开始制造汽车、开始开卡车。

 

因此,我们是不是可以乐观地相信,自由的市场会不断地进化,同时也会不断地打造新的工作(比如清洁、修理机器之类),来让这个庞大的“无用”人群能够做些事情,并且让他们感觉到快乐?

 

不料,尤瓦尔却对这个问题表现得忧心忡忡:“自由市场确实创造过足够的工作,但是这次不一样了!”

 

在他看来,因为之前机器和人的竞争,主要在体力劳动和体力技能方面,所以永远都会有新的工作出现,因为总会需要更加复杂、高级的技能。而现在,“除了人类的认知机能之外,我们不知道还有哪一种技能,是我们可以超过机器的。”

此外,还要看到一个更加残酷的现实——就算会有新的工作涌现,那么人类对自己进行的再培训,速度够快吗?人们能够获取时代所需要的技能吗?

 

在过去,把农业进行自动化和机械化,人们就可以转向工厂,到城市工作,比如你三十岁失业了,没有办法在农场上工作,那你还可以去城市,几天之内你就可以找到工作,比如当一个低技能的工厂员工,因为你不需要很多高级别的技能就能找到新的工作。但是现在,当我们讲到未来工作的时候,一般都是指高技能的工作,像是3D虚拟游戏设计师这种。

 

尤瓦尔担心,我们没有办法去教给现在世界上那么多人,三十年后找工作所需要的技能。“所以,这个问题不仅仅是市场上有没有足够的工作,而是人们到底是不是能够胜任这些工作。”

 

早早布局,不要等到将来

 

激烈的辩论过后,尤瓦尔也坦言,“我完全同意,我们的确应该聚焦于自己,要先活在当下解决自己的问题,不要迷失在一些哲学性的命题当中。但是,我们这一辈子正在产生这么多新的技术,而且给你的个人生活也带来根本性的转变。对于人工智能,如果你关注这一场技术革命,你就能获益;如果你忽视它,可能会为此付出非常大的代价。”

 

他从人类历史发展的角度指出,就像很多过去的技术浪潮,比如说蒸汽机来了,总有一些国家选择忽略这些技术,结果为此遭受了重大的损失;而另一些国家的学者好好利用了这些技术,为人类带来了许多的福祉。

 

“你可以把它看作是一个工具,即便是工具,它也是一种可能会改变历史、改变世界的工具。就像原子弹也是一种工具,但是它会破坏人类生活的场景。所以,AI哪怕只是一种工具,它也的确会改变我们现在赖以生存的某些原则,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为此,他建议对人工智能要“早早地计划、布局”。

 

尤瓦尔最后指出,自己所描绘的“未来”,并非是不可避免、必将到来的。“我不在这里做预言,只是希望我们能够有所准备。只有关注那些有危险性的可能性,我们才可能阻止它的发生,可以更加主动地去应对。如果说你设想的未来,是一个更理想的未来,那么我们现在就需要去构造一种新的发展模式,而不是等到将来。”